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地址:无锡新区长江1号写字楼806室 (即新区第一岗茂业大厦8-806)

电话:0510-68918918 68918908
      13861440677( 陈兆军律师 )

传真:0510- 68918903

邮编:214028

即时联系方式

        
合同纠纷处理
内蒙高院副院长向呼格父母转交院长3万慰问金
2014-12-16 16:36:54

 12月15日,塞外青城呼和浩特市街头寒风凛冽,呼格吉勒图父母家的温度却很高。一大早,门里门外就聚集了左邻右舍和各路媒体记者:人们焦急地等待着法院送来再审的判决结果。

  “呼格吉勒图案对我们的教训是痛心的、深刻的,对不起。”8时30分,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赵建平带队,将案件再审判决书送到呼格吉勒图父母手中。他深鞠一躬,真诚道歉,对呼格吉勒图的错判并被执行死刑深感痛心。

  18年前因杀人罪、流氓罪被判处死刑的呼格吉勒图,这一天终于得以昭雪。

  事件进展

  副院长道歉,转交院长个人慰问金3万

  呼格吉勒图的父亲李三仁和母亲尚爱云颤抖着接过法律文书,逐字默读。62岁的尚爱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强烈的情感,带着悲喜交加的热泪说:“终于等到这一天!儿子,你清白了。”

  “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审认定呼格吉勒图犯故意杀人罪、流氓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申诉人的请求予以支持,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和检察机关的意见予以采纳,判决呼格吉勒图无罪。”内蒙古高院新闻发言人李生晨说。

  从11月20日内蒙古高院宣布再审呼格吉勒图案,到12月15日宣布判决结果,总共用了25天。

  15日上午,受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胡毅峰委托,该院常务副院长赵建平代表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向呼格吉勒图的父母表达真诚道歉,对呼格吉勒图的错判并被执行死刑深感痛心。赵建平向呼格吉勒图父母转交高院院长胡毅峰个人慰问金3万,并表示呼格吉勒图父母可以申请国家赔偿,希望呼格吉勒图的父母多多保重。

  改判呼格无罪的三大理由

  内蒙古高院在再审判决中,列举了改判呼格吉勒图无罪的三个理由:

  其一,犯罪手段供述与尸体检验报告不符。呼格吉勒图多次有罪供述称采取卡脖子、捂嘴等犯罪手段与被害人杨某某“后纵膈大面积出血”等尸体检验报告内容不符。

  其二,血型鉴定结论不具有排他性。呼格吉勒图本人血型为A型,对呼格吉勒图指甲缝内附着物检出O型人血,与被害人血型相同。但血型鉴定为种类物鉴定,该鉴定结论不具有排他性、唯一性,不能证实呼格吉勒图实施了犯罪行为。

  其三,呼格吉勒图的有罪供述不稳定,且与其他证据存在诸多不吻合之处。呼格吉勒图在侦查、审查起诉和审理阶段均曾供称采取了卡脖子、捂嘴等暴力方式强行猥亵被害人,但又有翻供的情形,有罪供述并不稳定。而且供述中关于杨某某的衣着、身高、发型、口音等内容与尸体检验报告、证人证言之间有诸多不吻合。

  三大追问

  复查过程有没有遇到阻力和障碍?

  内蒙古高院15日就呼格吉勒图案再审结果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通报案件审理结果以及相关工作的后续安排。

  是否存在刑讯逼供?

  李生晨介绍,已经责成有关部门组成调查组,就错案责任问题进行调查。总的原则是:实事求是,有责必究,有错必罚。我们将严格落实自治区党委的要求,严肃追究责任,有关责任追究情况也会及时公布。

  当年办案的人是否涉及违法办案?

  “存不存在违法办案,需要经过有关部门的专门调查才能下结论,应以调查结论为准。”李生晨说。

  为什么拖这么久?是否因当年办案人员升迁?

  李生晨说,这个问题,内蒙古高院领导和新闻发言人已经多次强调,复查过程中没有遇到阻力和障碍。

  新闻背景

  呼格吉勒图案

  1996年4月9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毛纺厂女厕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随后,前往公安机关报案的卷烟厂职工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凶手,61天后法院判决呼格吉勒图死刑并立即执行,当时他刚满18周岁。2005年,内蒙古系列强奸杀人案凶手赵志红落网,其交代的17起案件中包括“4·9”毛纺厂厕所女尸案,从而引发媒体和社会对呼格吉勒图案的广泛关注。2014年11月20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宣布,经过对呼格吉勒图案的申诉审查,认为本案符合重新审判条件,决定再审。

  内蒙古自治区

  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4)内刑再终字第00005号

  一、撤销本院(1996)内刑终字第199号刑事裁定和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1996)呼刑初字第37号刑事判决。

  二、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无罪。

  经审理,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审认定呼格吉勒图犯故意杀人罪、流氓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申诉人的请求予以支持,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和检察机关的意见予以采纳,判决呼格吉勒图无罪。主要理由是:

  1.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供述的犯罪手段与尸体检验报告不符。

  2.血型鉴定结论不具有排他性。

  3.呼格吉勒图的有罪供述不稳定,且与其他证据存在诸多不吻合之处。

  专家声音

  当年“严打”,有案件执行中发生偏离

  18年前,判定呼格吉勒图有罪的时候,正值我国第二次实施“严打”——依法从重从快、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活动。“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严打’对于维护社会稳定发挥了很大作用,但有的案件在执行中发生了偏离。”内蒙古宏德律师事务所律师艾国平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宋英辉表示,在特定时期和区域对某一类犯罪强化打击力度是各国都会采取的措施。“但特殊背景不能成为推卸责任的借口,打击犯罪不能突破法律底线。按照法律程序严格审查判断证据,正确适用法律,这在任何时期都是必须坚持的。”他说。

  呼和浩特市公安局赛罕区分局一名警察说,“严打”期间,查处犯罪案件的数量特别是大案数量,是他们工作的目标和考核标准。在当时人为确定的破案指标压力下,加之立功心态,在案件侦查中确实存在一些急于结案、刑讯逼供,甚至诱供等现象。而一旦明明知道是冤案,一些人为了保面子、保乌纱帽而想方设法阻止翻案。

  采取措施

  将调查呼格案全体办案警员

  据了解,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已经责成有关部门组成调查组,就错案责任问题进行调查。“依法通过调查程序把责任弄清楚,各相关的司法部门把原来案件的办理情况搞清楚,确定相关人员责任。有错必纠,该承担什么责任就承担什么责任。”赵建平对记者说。

  前天上午,内蒙古公安厅纪委相关领导向记者证实:由副厅长张有恩担任组长的自治区公安厅调查组在上个月下旬,即呼格案进入再审程序之后随即成立。由于时间跨度较长,牵涉人员众多,调查组目前已将调查范围扩大到所有参与1994年侦办此案的警员,包括当年主办此案的公安机关主要领导。

  尚爱云说,希望相关办案人员自己站出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内蒙古高院同时表示,呼格吉勒图父母提出申请后法院将立即启动国家赔偿程序,并严格依照法律的规定,尽快依法做出赔偿决定。据悉,呼格吉勒图父母将在与律师商议后,以书面形式提出申请国家赔偿。

  “呼格吉勒图案,是我国被执行死刑案件中,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改判无罪的第一例。”宋英辉表示,这对类似案件的纠正将具有重要参考意义。

  国家赔偿

  不包括精神赔偿,预计有百万

  昨天上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诉讼制度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副主任程雷向记者解释,《国家赔偿法》第34条规定,造成受害人死亡的,应当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总额为国家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20倍。

  许兰亭律师计算了一下,根据国家统计局2014年5月27日发布的2013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即原“全国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数额,2013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52379元。

  据此,呼格家人能得到的国家赔偿大概是:52379×20=1047580元,这不包括精神赔偿部分。

  综合新华社、《法制晚报》报道

  当年办案的人

  去哪了?

  记者发现,当年主办呼格吉勒图案的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副局长冯志明,目前已升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而对该案作出“特别指示”的时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局长王智,后来升任内蒙古公安厅巡视员。据知情人士透露,王智现已退休。

  “严打”先进集体立功受奖

  1996年,呼格吉勒图案“告破”后,内蒙古当地媒体刊发《“四·九”女尸案侦破记》,点出了参与办案的部分警员名字:时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局长王智、呼和浩特新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冯志明、刑警队长刘旭……。

  公开资料显示,当年侦破“四·九”女尸案后,包括冯志明在内的许多警官,因为“迅速破获大案”获得从二等功到通报嘉奖的表彰。在当年的呼和浩特“严打”先进集体和个人表彰大会上,刘旭获得个人三等功。

  一路升迁的警官

  当年的刑警队队长刘旭交流到呼和浩特市土左旗公安局,目前担任该局副局长。

  时任呼和浩特新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冯志明2011年被任命为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次年,冯志明的职务已是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时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局长王智后被交流到包头市任公安局局长。2004年时,公开报道显示,他已担任包头市副市长。2009年时的活动报道显示,王智已任自治区公安厅巡视员。另据知情人士透露,王智现已退休。

  代理审判员已升任庭长

  当年负责公诉呼格吉勒图的检察官名叫彭飞。2011年6月,呼和浩特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免去了彭飞的检察员职务。目前,其已退休在家。

  在呼格吉勒图案一审判决中担任代理审判员的宫静,今年1月22日被任命为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民四庭庭长。另一名代理审判员胡尔查,也于今年由中院行政审判庭副庭长,升任执行监督庭庭长。综合

  现场直击

  家人到坟前烧判决书复印件

  15日,两位老人老早把面积狭小的房屋打扫得干干净净,客厅里挂着一幅“马到成功”的大图片,窗户上张贴着“幸福”的剪纸,他们一直坚信会有这一天的到来。

  “我们又喜又悲,喜的是终于给儿子洗冤,悲的是儿子已经活不过来了。”年过七旬的李三仁说。

  李三仁有三个儿子,每个孩子相差两岁,他们老两口给孩子都起了寓意很美好的蒙古族名字。老大昭力格图,汉语意思是有勇气的,呼格吉勒图寓意有发展的,幼子庆格勒图寓意快乐的。如果呼格吉勒图还活着, 李三仁还是路边的下棋高手,尚爱云也还是爱跳广场舞的阿姨……

  尚爱云和老伴坐在沙发上再度哽咽:“儿子,爸爸妈妈想你!真希望,中国从今以后再没有冤案了!”

  在接到再审判决书后,上午10点多钟,呼格的父母、兄弟及全家人来到离呼市10多公里外的西大黑河村——呼格吉勒图的坟地。

  呼格的妈妈之前准备了一些果条,还有一些水果、饼和果丹皮。因为呼格从审判、关押、行刑,都没有吃过一顿饱饭,所以每次呼格的妈妈都会准备好多吃的。

  呼格的妈妈说:“孩子,你可以瞑目了!”

  坟冢前的墓碑上只简单刻了呼格吉勒图的名字,没有生卒年月。母亲尚爱云在儿子的坟前悲痛欲绝,几度晕厥过去。她抽泣着对记者说,当年儿子被执行死刑,大家都绝望至极,没心思挑选墓地便匆匆安葬。

  家人亲自把再审判决书复印件在呼格吉勒图坟前烧掉。

  在烧过判决书之后,尚爱云表示,“现在儿子清白了,我们决定在呼和浩特市市区旁的大青山重新买块墓地,把他葬在那里。”

  综合新华社新媒体专电、《法制晚报》报道

  人物特写

  呼格喜欢看警匪动作片

  从1996年的4月9日案发到6月10日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死刑,当中仅仅用了62天。

  曾见了儿子最后一面

  6月10日早上,尚爱云在看守所门口见了儿子最后一面。

  尚爱云说:“我儿子就离得不太远,一会儿可能听见了就抬起头。可能那天他也想见到我,他抬起头看见我,就开始哭,在车上没说出话来。他被绳子捆着在车上坐着,脖子上勒着绳,细细的绳在脖子上勒着。”

  一家人的命运被改变

  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死刑后,一家人背负着巨大的舆论压力,夫妻俩一下子就病倒了。尚爱云说:“那9年哪也没去,就在家里默默承受压力,背着这个黑锅。”

  就连呼格吉勒图的两个兄弟也受到了牵连。呼格吉勒图的哥哥昭力格图:“我给别人打招呼,有些人就说,看,他弟弟就是那个强奸杀人犯。我三弟弟掉头发了,我有时候觉得麻烦,就在马路边上抽烟,来回想这个事,想也想不透。”

  由于在学校被别人指指点点,呼格吉勒图的弟弟患上了脱发症,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最后辍学做了一名出租车司机。呼格吉勒图的哥哥后来下岗,找工作到处碰壁,以至于后来他跟别人都说家里是两个兄弟,绝口不提呼格吉勒图。

  呼格爱看警匪动作片

  李三仁有三个儿子,呼格吉勒图排行第二,家人说呼格吉勒图性格内向,不爱说话,爱好是看近代历史书和武侠小说,看电视喜欢看警匪动作片。

  尚爱云说:“碰到坏人有啥事就找警察,玩的时候就说过这么一句话,我偶尔听见这么一次。”

  记者:“他说这话,在案发前跟警察有什么样的接触吗?”

  尚爱云:“没有。就是看看电视,好像警察啥也能办到。他可爱看电视了,就爱看武打的,打仗的。”

  尚爱云说呼格吉勒图有点羞涩,不爱笑,他留下的照片里仅有两张微笑的照片,一张是报名当兵前,一张是参加工作前照的。

  初二时17岁的呼格吉勒图提出想去当兵,但体检没有过关。他最后去了卷烟厂做了一名普通工人。据央视

  记者手记

  朴实的呼格一家

  15日8时30分,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向呼格吉勒图父母送达再审法律文书。再审认为原审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原判,宣告呼格吉勒图无罪。在场者无不为之动容。作为长期关注此案的一名老记者,我更想与人们分享我看到的李三仁夫妇及其家人的朴实。

  “这是我们国家的事、我们家的事,你们别管了”

  11月20日,内蒙古高院关于呼格吉勒图“流氓杀人案”立案再审的消息一公布,国内外媒体记者蜂拥而至,纷纷要求呼格吉勒图的父母李三仁夫妇接受采访。

  依照常理,在法院已经立案再审的节骨眼上,李三仁夫妇借助媒体壮壮声势,接受中外记者采访,吐一吐积压多年的不快,绝对不会有人说长道短。

  可是,老两口没有这样做,他们只是接受了国内媒体的采访。对国外媒体记者的采访要求,李三仁先表示一下感谢,然后便客气地说:“这是我们国家的事、我们家的事,你们别管了。”至今,李三仁夫妇没有直接接受过外媒记者的采访。

  法官诧异:“就这点要求?”

  内蒙古高院对呼格案宣布再审后,法院决定采取书面形式审理本案。李三仁夫妇一开始担心书面审理不能给儿子一个公正判决。他们要求法院公开开庭,律师也要求传唤“有关”人员……法院与当事人出现了重大分歧。审理方式一旦改变,一个半月的法定时间能否完成再审?

  12月2日下午,我焦急地来到李三仁家,做老两口子的思想工作,劝他们按法院的安排审理……老两口没有坚持己见,听从了我的建议。3日下午,在第二次开庭中,他们在同意书面审理的意见书上签了字。

  当天下午,合议庭宣布,12月8日是律师提交辩护词和家长提交诉求的最后时限。12月5日星期五中午,老两口没有让律师代笔,自己商量着写下了夫妻俩的共同心愿:请求法庭依法公正、公平地判决。

  法官王学雷看着这份简单而又饱含期待的诉求眼睛湿润了,他诧异地问:“就这点要求?”……

  哥哥:“希望以后不要草率办案”

  连日来,有关呼格吉勒图案件的再审消息,不断在各大网站出现。很多网民跟帖要求问责,要求严惩当年的办案人。尚爱云对当年办案人员唯一的气话是:“我不想看见他们!”

  12月6日晚上,应广东电视台新闻中心《社会纵横》栏目的邀请,我与李三仁以及他家长子昭力格图乘飞机前往广州,第二天在广东电视台演播大厅录制节目。

  转眼,时光已经过去十八年。回想起这段惨痛经历,昭力格图仍然泣不成声。节目录制到了尾声,主持人询问昭力格图:如果再审法庭宣判呼格无罪,你的诉求是什么?昭力格图说:“希望公、检、法以后不要草率办案。”主持人进一步追问,你们没有别的要求了?沉默了好一阵子,昭力格图说:“就这些。”

 昭力格图出生于1975年,是李三仁夫妇的长子;庆格勒图是李家的幼子,现年35岁。昭力格图育有一女,正在小学读书。李三仁夫妇的住宅是当年毛纺大院的拆迁安置房,楼房的建筑面积大约50平方米。

  李三仁的退休金每月2000多元,老伴尚爱云的退休金每月1700多元,昭力格图和庆格勒图都没有固定工作,但一家人生活得简单而快乐。李三仁的乐趣是每天牵着小狗溜达,老伴尚爱云的工作则是去学校接孙女。

  5日下午,我陪同广东电视台的记者去李家,不一会儿尚爱云从学校把孙女接回来。她给小孙女拎了一堆儿童食品,孙女边吃边向奶奶撒娇。看到祖孙之间的融融之乐,我顺便询问了一下老两口的收入。尚爱云毫无保留地把夫妇俩的收入告诉了我。临了,她既疼爱又得意地点着孙女的鼻子说:“我每月1700多元,被她零敲碎打地花了一半儿。”李三仁也笑着说,老两口的工资够大家吃喝用了。

  记者 汤计

  据新华社新媒体专电

免责声明  |  网站管理  |  本所邮箱
版权所有   江苏兆锦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融商智投   苏ICP备18032487号
地址:无锡新区长江1号写字楼806室 (即新区第一岗茂业大厦8-806)   电话:4000510178   传真:0510-68918903